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香港大紀元
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

「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

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陶淵明.飲酒詩之五)
如今的人,只是一枚小螺帽,隨著大機械而運轉。單調重複的工作,忙碌枯燥的生活,沒有成就感與自我價值!工作一天之後,身心俱疲卻依然空虛,再藉著各種聲色娛樂來刺激麻痺了的神經,但刺激和反應不可能永遠都管用,總有彈性疲乏的時候,那就需要更大更新的刺激來起作用,久而久之,便是對一切都失去了興趣,而精神的空虛現象依然頑固的盤踞著!而這現實的污濁,令人難耐;人世中的虛偽、週旋、勾心鬥角,給我們的是精神上的折磨與性靈的斫傷!

如果說陶淵明的詩平淡,可這「平淡」二字後面,實際蘊藏著濃得化不開的深情!簡簡單單的兩句話: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就好像捧飲一掬夏日沁涼的清泉,甘醇、凜冽而甜美!回味之餘,蘊含著多少人生的經驗和哲理!自然界的一切,是那樣的怡人,總讓人感到輕鬆舒暢,心曠神怡!它隨時張開雙臂,歡迎我們投入它的懷抱;它處處敞開笑顏擁抱樂於接納它的人!

古代的社會、官場,雖也黑暗、不平,但比起現代來已是簡單多了,可陶淵明仍然厭惡到無法忍受,因此辭官歸隱!倘若他仍為五斗米而折腰,他也就沒有這「田園詩人」的桂冠,也就領略不到那天地山川的永恆!不管時光快速流轉,不管世事複雜變幻,太陽依舊在山後悄然升起,月兒仍是在江中緩步沉沒!那東籬間疏疏落落的盛開菊花,偶爾興起,摘下幾朵,不經意間抬頭見著那南山:青青的峰巒似少女的黛眉,那環繞的煙嵐雲氣是「日」、「夕」變化的最佳寫照!那成群的飛鳥,有意地點綴著寂靜的山林,洞燭著你的心境而在無意中與你為友……。這些許久以來,從不曾改變!千萬年後,依舊如斯!山和水、天與地、花及草,一直靜默的沐著晨曦,照著星輝,誰能欣賞,誰就是主人!

只有拋開俗務,方能不受干擾;心無滯礙、執著,方能領略這份情趣!雖在人境,卻不染於世俗,心中一片澄明,所以不為車馬的喧囂所動!所以「人境」亦是「寂境」!只要心不在紅塵,環境的變遷與我無關!籬邊有菊就採,採過即罷!吾心無菊!這才能體會「自得之趣」!也就是身在世中,念在方外!可是一般人,從黎明忙到深夜,奔波勞累,哪還有時間來享受?只能想像等年紀大了,事業有成,退休之餘不再為溫飽操心,方能如此瀟灑。◇

文/楊紀代

當天其他新聞

標籤:
我要發言 

相關文章

  • 熱門: 七一遊行 七一 : 徐才厚 韓國 佔中 公投 一國兩制 普選 江澤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