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欣賞】夜行船‧秋思-香港大紀元
【元曲欣賞】夜行船‧秋思

[雙調]夜行船.秋思(之一:夜行船、喬木查)馬致遠
第一支曲《夜行船》:
百歲光陰一夢蝶,
重回首往事堪嗟。
今日春來,
明朝花謝。
急罰盞夜闌燈滅。
第二支曲《喬木查》:
想秦宮漢闕,
都做了衰草牛羊野。
不恁麼漁樵沒話說。
縱荒墳橫斷碑,
不辨龍蛇。
【作者簡介】
馬致遠(約1250-1321至1324間) 字千里,號東籬。他與關漢卿、白樸、鄭光祖合稱「元曲四大家」。其作品多寫神仙道化,故有「馬神仙」之稱。曲詞豪放灑脫,散曲成就尤為世人推崇。現存小令百多首,套數二十三套。其中套數[夜行船]《秋思》被譽為「萬中無一」。

【字句淺釋】
雙調:元曲宮調之一。夜行船:曲牌的名字,也是這首套曲的名字和其中的第一支曲子。這首套曲包括七支曲子,我們將分四次向讀者介紹。秋思:這首套曲的題目。

解題:這首套曲就是被人們譽為「萬中無一」、被公認為元代散曲中最高水平的作品,也是作者寫隱居生活的眾多散曲中的代表作。光陰:時間。夢蝶:莊子夢中化蝶、醒來後不知是自己夢中變成蝴蝶還是蝴蝶現在變成了莊子。嗟:感嘆(聲)。急罰盞夜闌燈滅:是「急(喝)罰盞(酒),(否則)夜闌燈滅」的意思,就是「趕快把受罰的酒喝完,不然夜深燈火就要滅了(酒也就喝不完了)」。闕:這裏指天闕,皇帝宮殿所在的地方。恁麼:如此,這樣。漁樵:漁夫和樵子(打柴為生的人)。不辨龍蛇:不能辨別其年代。這裏的「龍、蛇」指年份,如:龍年、蛇年。也就是說,碑上刻的字跡都看不出來了。但根據上下文,這裏的「龍、蛇」還隱喻「帝王、平民」。「不辨龍蛇」就是「帝王和平民並無分別」。

【全曲串講】
第一支曲 [夜行船]:
人生在世百年光陰就像夢中化蝶,
回顧往日重溫舊事令人感嘆不迭。
今天迎接春天到來,
明朝又是百花凋謝。
快把罰酒喝完不然夜深燈火要滅。
第二支曲 [喬木查]:
想那秦朝宮殿漢代天闕,
現在都成了長滿衰草放牧牛羊的原野。
不然那些漁夫樵子們還沒有話題閒扯。
即使荒墳前留下些殘碑斷碣,
也難辨字跡認龍蛇。

【言外之意】
第一支曲 《夜行船》總領散曲全篇:說人生如夢,要抓緊時間痛快的飲酒。看上去好像還是老生常談,但作者在這裏突出莊生化蝶的典故,卻比起泛泛而談的「人生如夢」要豐富和深刻得多。莊生化蝶中不僅有「人生如夢」的內涵,而且還有「人迷世間」的內涵,因為莊子對自己夢中化蝶和蝴蝶變成醒來後的莊生給予了同樣的可能(他這種奇想式的思辯,為他贏得了西方人給予他的「蝴蝶哲學家」的稱號)。作者在這裏特別強調了酒,因為作者在通篇散曲裏都是把醉酒當作避世的理想手段來描寫的。
在總領全篇的第一支曲後面,作者用了三支曲來分別談論帝王、豪傑和富人,以證明人間富貴的無常。

第二支曲說的是帝王。帝王在人世間是有至高無上權威的,但作者以否定的口氣指出:帝王的霸業王圖哪怕生前顯赫一時,最終也不過作為樵夫、漁父茶餘飯後談古說今的材料。就連秦、漢兩朝的宮殿和天闕,到頭來還不都成了長滿野草的牛羊牧場嗎?縱然在自己的墳頭樹起記載豐功偉績的碑碣,後人所看到的也不過是荒墳伴著字跡模糊的斷碣殘碑而已,和平民百姓的歸宿相比,又有甚麼大不同的呢?◇
歲寒

當天其他新聞

標籤:
我要發言 

相關文章

  • 熱門: 佔中 普選 江澤民 政改 蘇格蘭 人大常委 真普選 習近平 阿里巴巴 罷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