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傳說 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香港大紀元
文、圖/貫明
民間傳說 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

  孔子的《論語》和西方的《聖經》中對有一句精闢的論述。《論語》中說:「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 《聖經》中則說:「用詭詐之舌求財的,就是自己取死;所得之財,乃是吹來吹去的浮雲。」

  由此看來,東西方的聖賢對於人世間名利與富貴的認識有異曲同工之妙!中國歷史上不乏安貧樂道的高雅之士, 詩仙李白就有「千金散去還復來」的豁達與豪邁。在中國的傳統文化中,人生的大樂,在於擁有自己的志向和樂趣,並不需要依靠物質財富,不需要虛偽的榮耀。不合理的、非法的、不擇手段的竊取了財富和榮耀是非常可恥的事。

  「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是孔子的名言,也是孔子看待和求取富貴的具體原則,即須合於「義」與「仁道」,違此而獲,則被視如過眼雲煙之不足取。同時亦表明其於清貧生涯甘之如飴、安貧樂道的生活態度與襟懷。這兩句名言語出《論語‧述而》:「子曰:『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不義而富貴,於我如浮雲。』」

意思是說:吃粗糧,喝白水,彎著胳膊當枕頭,也樂在其中。用不正當的手段得來的富貴,對於我來講就像是天上的浮雲一樣。」在孔子心目中,行義是人生的最高價值,在貧富與道義發生矛盾時,他寧可受窮也不會放棄道義。孔子認為有理想、有志向的君子,不會為自己的吃、穿、住而奔波的。「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對於有理想的人來講,可以說是樂在其中。

這種快樂是走在人生正途上的效應,正所謂「從心所欲不逾矩」 。對於不符合於道的富貴榮華,孔子視之如天上的浮雲一般,堅決不予接受。因此,一個正人君子要想達到高尚的精神境界,首先要做到不受外界物質環境的誘惑,進一步擺脫虛榮的惑亂,在艱苦的生活環境中以苦為樂。

  中國古代周朝時,有個人叫陶答子,他在陶城做官三年,名聲並不怎麼好,但他的家產財富卻翻了三倍。他的妻子勸他說:「沒有能力而做大官,這是禍害;沒有功勞而家昌盛,這是積災。現在你只貪求富貴越來越多。我聽說南山有玄豹,在霧雨中隱藏七天而不下來覓食,為甚麼呢?它是想潤澤皮毛長成斑紋,為的是能夠隱藏自己躲避禍害。豬不擇食長得肥壯了,就會被殺掉。現在你不修德而家越來越富有,災禍就要到了。」陶答子沒有聽妻子的話,反而將其趕出家門。結果僅過了一年,陶答子就因事發被處以死刑了。談古論今,不義而富貴者,豈可不警醒哉。真相一顯,悔已晚矣!◇
 

當天其他新聞

標籤:
我要發言 

相關文章

  • 熱門: 雨傘運動 梁振英 學聯 香港 佔中 習近平 罷課 四中全會 中共 江澤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