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長干行〉──青梅竹馬 兩小無猜-香港大紀元
李白〈長干行〉──青梅竹馬 兩小無猜

文/楊紀代、圖/志清

幼兒騎竹馬嬉戲的情景,在兩千年前的《後漢書‧郭伋傳》就有記載;晉朝張華(西元232~300年)所寫的《博物誌》也說明了「小兒五歲曰『鳩車之戲』;七歲曰『竹馬之戲』。」

將竹馬寫在詩中,最早的作品可能就是李白(西元701~762年)的樂府〈長干行〉。青梅竹馬,兩小無猜的典故,就是出自這首詩中的名句「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同居長干裡,兩小無嫌猜」。長干,地名,在建康(今南京)南方五里之處,是商人聚集的村鎮。長干行的「行」,是樂府詩的體裁。



妾發初覆額,折花門前劇。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同居長干裡,兩小無嫌猜。

我的頭髮剛剛只能蓋住額頭的時候,就常常折著花枝,在門前遊戲。而你騎著竹馬跑過來,繞著井欄,手裏把弄著青梅,咱倆同住在長干裡,大家都還是天真的小娃兒,用不著避嫌與猜忌。(劇:遊戲;床:井上石欄)

十四為君婦,羞顏未嘗開。低頭向暗壁,千喚不一回。

我十四歲那年,嫁與你為妻,當時由於害羞,未嘗展開笑臉。總是低頭面向黝暗的壁角,任你再三柔聲呼喚,也不好意思回轉頭來。

十五始展眉,願同塵與灰。常存抱柱信,豈上望夫台。

十五歲的時候,我的臉上才開始展露笑容。我倆時刻抱持著海枯石爛、此情不渝的堅貞信念,哪用得著上什麼「望夫台」去四處眺望尋你呢?你總守在我身畔呀!(抱柱信,古代有個名叫尾生的人,和所愛女子相約於橋下。女子不來而山洪爆發,尾生守約不離去,終於抱橋柱溺死。見《莊子‧盜跖篇》。這裏借喻為對愛情的堅貞。望夫台,古代許多地方都流傳女子思念遠行的丈夫,天天登山瞭望,化而為石的故事,因而有「望夫山」、「望夫石」、「望夫台」等名。)

十六君遠行,瞿塘灩澦堆。五月不可觸,猿聲天上哀。

我十六歲那年,你離家遠行,行程中得經過水勢險惡的瞿塘峽口那個叫灩澦堆的大暗礁。黃曆五月的夏令,水勢正漲,舟船往來都必須特別小心才不會觸礁。因此自你走後,我日夜憂心的掛念著。想必那兒的猿啼聲,也淒厲的響徹雲霄吧!

門前遲行跡,一一生綠苔。苔深不能掃,落葉秋風早。

門前,我經常佇立等候你時留下的足跡,都一一長滿了青苔。青苔早已厚得無法清掃了,而如今門前又時時飄下許多枯黃的落葉,更讓人覺得今年的秋風來得特早。

八月蝴蝶來,雙飛西園草。感此傷妾心,坐愁紅顏老。

初秋八月,蝴蝶雙雙飛舞在西園的草叢中。觸景生情,我心頭難過已極,只能孤單的獨坐這兒,任那青春年華不斷的逝去。

早晚下三巴,預將書報家。相迎不道遠,直至長風沙。

你何時要從三巴乘船回家,請預先捎個信兒來,不問路途多遙遠,我要一直走到「長風沙」那兒迎接你歸來。(早晚,何時。)

當天其他新聞

標籤:
我要發言 

相關文章

  • 熱門: 雨傘運動 梁振英 學聯 香港 四中全會 佔中 習近平 中共 伊波拉 北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