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一生 詩人李白-香港大紀元
傳奇一生 詩人李白

文/紫丹

在古典詩歌浩瀚的銀漢蒼穹裏,李白(西元701~762年)無疑是其中最璀璨的一顆明星,被譽為「詩仙」。

李白周遊名山大川,一生寫下的詩文,多到不能盡錄。作為最主要的盛唐詩人代表之一,他的創作活動延續了四十多年,既不泥古受限,更不落他人窠臼,靠著自己卓越的才華與熱情,看似信手拈來的詩文均合乎韻律而卓然不群,題材涵蓋面之廣,歷來無人能望其項背。

從他所留下來的諸多作品裏,得知他從5歲到25歲這段期間過著讀書與學劍的生活,並跟著逸人東巖子隱居在岷山,開始入門修道,好幾年都不涉紅塵。據《李太白全集》裏記載,師徒二人,當時還養了一千多隻珍禽,只要出聲呼喚,就自動聚攏到手掌中取食,一點兒都不怕生也不受驚擾。又和道士吳筠一起住在剡中一陣子。30歲左右方成家。此後遨遊各處,足跡幾乎踏遍了半個中國。又與孔巢父、韓准、裴政、張叔明、陶沔五人,共同隱居徂徠山,酣飲縱酒,時人稱為「竹溪六逸」。最後還在廬山五老峰築捨隱居。

他在長安踏入仕途,唐玄宗賞愛他的詩才,詔命他供奉翰林,只不過是短短的不到三年的時間。這期間因他生性嗜酒,給文學史上留下不少浪漫的典故:不僅杜甫的〈飲中八仙〉詩裏,封他為「酒中仙」;更相傳李白醉酒,有「龍巾拭吐,御手調羹,力士脫靴,貴妃捧硯」的種種殊寵。

其實李白入長安,並非為求名求利,大概是想施展治國的妙手,造福於民﹔又或者就是來在最複雜的官場「雲遊」一番,磨練、磨練心性,在徹悟人世榮華富貴不過如此而已之後,從而更好的修煉吧!

離開長安以後的他,開始了雲遊四方的行腳修煉。到安史之亂起為止,用了十年的時間,遍遊汴州、袞州、越中、姑蘇、金陵、華州、薊門等地,並且在當塗的橫山隱居了不少日子。這就是「十載漫遊」的時期。後來因參與永王璘的起兵抗爭,導致兵敗後被朝廷判處流放夜郎(今貴州)。西元759年流放途中在白帝城遇赦,生活困蹇,三年後,病死在族叔李陽冰家,結束他62年不凡的一生。

從他傳世的第一首詩〈訪戴天山道士不遇〉中,即表明了他天生註定是來塵世修煉的。25歲之後離開他長居的四川,上蒼如此安排的目的,是讓他走上尋仙訪道、交友遊歷的修煉路。由於在深山中長期的遊歷,能接觸到的神人異士不少,所以他結交了一大批方外之人:焦煉師(道士修行德高思精者,謂之「煉師」);楊、吳、王、范、蔡等姓的山人;僧崖公、靈源寺仲浚公、僧朝美、僧行融、紫閣隱者、東林寺僧、元丹邱、通禪師、女道士等等。

李白的一生,除了短短三年左右,沒正式官職而以「布衣侍丹墀」的翰林供奉和幾個月的永王璘幕僚外,其餘的日子,不是隱居就是遊歷。這是古代一種特殊的道家修煉方法,遊歷訪道,隱居煉丹,修煉吃苦。而修煉的一生,當然是坎坷的一生、魔難的一生,其中包括消業還債、受盡精神委屈。上天的安排為了適合常人的理,所以表面上看起來,李白的命運多舛,才高八斗而仕途無望,一生漂泊而沒法施展抱負,人們認為他因深受道家消極出世思想的影響所致。實際上,不管他是遊歷、涉世或隱居,那都是修煉的步驟、心性提高的過程、還業的關,以及修心昇華、脫離人的必然歷練。

從他大量的詩文創作中,我們也可約略揣測出他修煉的成果。藉著飛躍的、突如其來的譬喻和想像力,他的詩句,總是令人感受到修真後的美好:「小時不識月,呼作白玉盤。」的童心和「我醉欲眠君且去」的天真,那是修煉後本質真性的再現。

當天其他新聞

標籤:
我要發言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