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基督徒关于法轮功问题的声明》一文的一点感想(一)-香港大紀元
对《基督徒关于法轮功问题的声明》一文的一点感想(一)

⊙萧劲

最近在网路上读到一篇题目叫《基督徒关于法轮功问题的声明》(以下简称「声明」),就此文我想谈一点自己的想法。 

回想自己的心路历程,用包容的心态看待不同信仰还是我从对基督教的认识开始的。当年我怀着麻木的心从六四屠杀中还散发着血腥味的天安门广场路过,接着就坐飞机来到了美国。有位和我母亲年龄相似的女士,她看到我就把我看成似从天安门广场来的英雄,告诉我在六四屠杀那些日子,她每天盯着电视机上天安门的实况,泪水多得要用脸盆接,说一辈子从来没有流过这么多眼泪。我心里感到羞愧,因为我在六四屠杀时,根本没有勇气去北京,最后也没有为那些学生们说话。我从心里尊重这位女士。这位女士告诉我,她是个基督徒。这使当时是无神论信仰的我,从来都蔑视信神的我,开始了解、佩服在我看来是迷信的基督教,后来我结交了不少为人善良的基督徒朋友。

读完这篇声明,我的感觉很复杂。文章涉及到法轮功和基督教之间的信仰问题。如果是在和平的环境下,大家本着相互尊重对方的信仰原则,可以心平气和地谈论对彼此信仰的理解和不理解问题。但是今天我们并不具备这样的环境和条件。想到中国大陆遭受中共迫害八年的法轮功学员;想到我自己七十岁的老母亲,仅仅是因为在公共场所说炼法轮功让她身体变好了,就被人举报,蹲了二次中共的大牢;还有我在大陆的一位朋友,是位法轮功修炼人,因为中共明年要开奥运不希望看到他们不喜欢的人,就把他抓进监狱,至今还没有放出来。在这种心境下,我觉得作者的这个声明只能起到制造仇恨的效果。 

按照我个人研读法轮功著作后的理解,李老师在他的讲法中谈到基督教中的一些事情,原因之一是因法轮功学员中有一些人过去是基督教天主教的信徒;李老师也谈到佛教的一些事情,也是因为法轮功学员中还有些人曾经是和尚、尼姑、居士。这些曾经有其他信仰的人在开法会时常常会提出一些与他们曾经的信仰有关的问题。作为师父他当然要回答弟子的问题。师父的出发点不是为了批评和攻击基督教或其他宗教,更谈不上「声明」作者指责的「歪曲、诋毁和诽谤」。即便不考虑上述的谈话背景,单只看作者断章取义摘抄出的这十四句李老师的话,我们也容易判断出,这些平静中性的见解完全没有「歪曲、诋毁和诽谤」基督教的意思。

我认真研读了大部份法轮功的书籍,李老师的论着中不仅没有「诽谤」过基督教,而且在讲法中还讲出「耶稣是一位伟大的神」、「基督教是正教」等十分正面评价的话语。平心而论,我在西方自由社会生活快二十年了,接触过各种宗教和精神信仰团体,几乎没有见到一个信仰团体的领袖和创始人会公开称赞其他精神团体的教主或领袖,通常是迴避的态度。这些年我们也常常在报纸上读到某某教会的牧师或神父因为「性侵犯」等道德败坏的行为而被受害人上告到法庭的新闻,李老师对宗教界出现的神职人员道德败坏的行为,对普通信徒造成的伤害表达了他极大的忧虑。李老师在著书《精进要旨》中一篇名为「变异」的文章中说:「神职人员的不正当行为完全违背了贞洁的誓约,使神的嘱託变的一钱不值,令人类与神都感到震惊!善良的人们一直把他们当作自己是否获得拯救仅有的依赖者,失望使人们越来越不相信宗教,最后对神完全失去了信心,从而无所顾及的干着一切坏事。」(1996年)

李老师的这些讲话令我对他充满敬意。我希望「声明」的作者放下自己的观念和成见,以心平气和的态度来读和理解李老师的讲话和法轮功的著作。 

当天其他新闻

标籤:
我要发言 

相关文章

  • 热门: 佔中 普选 罢课 习近平 苏格兰 政改 江泽民 真普选 阿里巴巴 人大常委